美国移民促成了新冠状肺炎疫苗的产生

来源:加拿大移民公司     时间:2020-12-03 00:47

  虽然特朗普自诩功成名就,但他并未发明或研制新冠状肺炎疫苗。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移民在疫苗发展中扮演着重要角色,而作为总统的特朗普一直在诋毁他们。如果特朗普政府的移民政策早在几年前就开始实施,包括针对国际学生、就业移民以及H-1B和L-1签证持有者的政策,那么现在这些帮助实现新冠状肺炎疫苗接种的人将不会在美国生活或工作。

 

  最新选举结束后,特朗普指责辉瑞公司隐瞒疫苗测试结果,以在政治上诋毁他,尽管制药公司直到11月8日,即选举日(11月3日)的5天后才收到测试结果。但是Moderna在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里得到了疫苗的测试结果。这两个测试都显示“疫苗的有效性”超过90%。这两家公司正等待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的紧急授权,以启动疫苗的分发。

 

  感恩节当天,特朗普宣称大选有舞弊行为,并对疫苗表示感谢。据华盛顿邮报的JoshDawsey报道:“特朗普还淡然提及了新冠状肺炎的爆发,该疾病已经在美国至少造成26.2万人死亡,但主要是为了炫耀。”在总统办公室,特朗普说,“疫苗——顺便说一下,不要让乔·拜登邀请他参加疫苗接种活动…不要把疫苗的功劳让给他,因为疫苗是我做的。”

 

  事实证明特朗普并没有参与研制对抗新冠型肺炎的疫苗。目前尚无记录表明他能接受疫苗的“邀请”。回首过去,移民和移民主导的公司创造了疫苗。

  Moderna的首席执行官,生于法国的StéphaneBancel,带领公司在两天之内研制出一种新型肺炎冠状疫苗。班纳特作为一个国际学生来到美国,后来又移民美国。该公司宣布,于2020年2月24日发布“首批mRNA-1273”疫苗,用于人用新型冠状病毒。该公司还向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运送了一只小瓶以进行一项研究。

 

  具体地说,直到2020年5月15日,也就是Moderna公司首次设计疫苗的第一阶段研究开始几个月之后,特朗普政府才宣布采取“曲速行动”,帮助疫苗研发。MoncefSlaoui是这一政府项目的主要顾问,他出生在摩洛哥,协助Moderna公司解决后勤问题,包括协助该公司运输一个空气处理设备和一个专用泵。

 

  虽然“曲速行动”帮助Moderna克服了研发瓶颈,并被视为美国政府在应对新冠状病毒疫情方面为数不多的亮点之一,但看到特朗普利用这一点吹嘘他对疫苗的贡献,仍令人感到不快。对此,《纽约时报》记者MaggieHaberman说:“总统认为,疫苗研发是他的责任,但是Moderna公司的时间表表明,当公司开发疫苗时,总统仍在否认病毒在美国的传播。

 

  诺巴·阿菲扬和斯蒂芬·班cel都是Moderna疫苗研发团队的成员,如果没有移民的话,这两个团队也不会存在。阿菲扬出生于黎巴嫩,父母是亚美尼亚人,少年时期随家人移居加拿大。他从MIT麻省理工学院获得生物化学工程博士学位后,再次移居美国。而Afeyan通过VentureLabs和FlagshipPioneering这样的创业平台,已经建立了大约40家公司。

 

  “(Moderna)是美国创新领域一个引人注目的案例,它为决策者提供了路线图,说明如何巩固美国在科技进步方面的领导地位,”美国风险投资协会(NationalVentureCapitalAssociation)总法律顾问JeffFarrah表示。尽管Moderna的成功看起来是个无法复制的故事,但事实是,Moderna这类公司正是风险投资商乐于投资、对美国经济有利的新型公司。(以移民为目标的创业签证可能导致更多此类公司。)

 

  相似的故事不只莫德纳一家。乌古·萨辛医生和妻子?ZlemTüreci博士共同创立BioNTech。萨金博士从小就从土耳其移民到德国,Türeci博士的父母是一名德国裔土耳其人。与医疗行业巨头辉瑞合作的BioNTech首席执行官AlbertBourla本人也是从希腊移民到美国的。博拉决定承担BioNTech的研发费用,并负责管理临床试验、生产和销售等各个环节。

 

  纽约时报报道说,“这对夫妇在最近一次访问时说,他们与辉瑞公司是一伙人,因为他们是有共同的科学家和移民背景。”萨金博士表示:“我们认为布拉是希腊移民,而我是土耳其移民。”

 

  德意志议会议员约翰·沃格尔在Twitter上说:如果德国实行反移民政策,“就不会?ZlemTüreci和UgurSahin,德国BioNTech公司也是如此。与辉瑞合作的可能性要小得多。但是,移民国家,市场经济,开放的社会使我们变得更强大。

 

  细说过去,不难看出,并非特朗普而是移民研究出了能挽救所有美国人生命的疫苗。

相关:美国移民新冠 分享到: